恺撒大帝: 罗马共和国的终结者

公元前100年7月12日,古罗马政治家、军事家盖乌斯·尤利乌斯·恺撒生于罗马。

恺撒不仅是伟大的世界征服者,还为古罗马的改朝换代铺平了道路。虽然他从未称帝,却被后世尊称为“恺撒大帝”。英国著名历史学家汤因比曾将恺撒与汉高祖刘邦并称为“人类历史上最有远见、对后世影响最大的两位政治人物”。

恺撒家世显赫,他父亲身居高位,担任过罗马的官和财政官。他母亲的家族更有权势,母亲的哥哥曾经当过罗马的执政官。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恺撒应该自动地捍卫贵族利益,但在他之后的从政生涯中,却做出了相反的选择。那么恺撒为何会与贵族为敌呢?主要因为他受到了其姑父马的影响。当时的罗马,贫富差距悬殊,平民备受贵族压迫,成为社会动荡的根源,为平民争取权利已是当务之急。马略曾为了获得更多人支持,鼓励平民参与政治,这种精神,后来直接影响了恺撒。马略的死对头苏拉还在世的时候,曾叫人提防恺撒,说“他身上有好多个马略”。果不其然,恺撒一入政界,就开始了与贵族们的斗争。恺撒起初十分激进,曾两次被怀疑参与了武力推翻元老院的政变阴谋,都没什么成果。后来他选择在元老院以合法手段维护平民利益,不过也难掩他的脾气,他有次因为太“刚”,差点被警卫刺了一刀。恺撒为打击贵族,也学会了不择手段,他曾雇人诬陷他的政敌,因为那个人过平动,后来他有次还谎称元老院有人要暗杀庞培,并安排“证人”前去指认。他的这些作为自然令贵族们切齿万分。

但是,恺撒收获了民心,这也是他成功的关键。他在任官的时候,因为极力支持一项利于平民的提案被罢了官,民众立刻聚集到他家前声援,几乎发生了暴动,最后元老院不得已又让他官复原职。

恺撒戎马一生,军功赫赫,他曾征服高卢(今天法国大部),实现了罗马的百年夙愿;深入日耳曼人的领地,远征西班牙,还踏上了罗马人从未涉足过的不列颠。他让罗马的版图得到空前扩大。他那句著名的“我来,我见,我征服”,寥寥数语,更是尽显其征服者本色。恺撒在四处征战中经常能够以少胜多,这自然离不开他的勇猛,但更重要的是他善于出奇制胜。恺撒在征服高卢时,常常会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有一次,他的部将被困,几近绝望,恺撒兵行险着,亲率6千骑兵从后方猛烈冲击6万高卢援军,敌人猝不及防,竟瞬间土崩瓦解。而在决定性的法萨卢斯战役中,恺撒设兵伏击了敌军侧翼,彻底战胜了兵力比自己多一倍以上的庞培。另一个经典的案例是掀起内战的“渡过卢比孔河”,恺撒先偷偷派几个大队往意大利进发,自己则装作没事照常出席宴会。到了晚上,他秘密快马追上已行至卢比孔河的大部队。“骰子已经掷出去了”,他高喊着率卒冲过河去。这区区几队人马,把元老们吓得仓皇出逃,罗马也不战而下。

人们都传言,他早年在东方的时候就荣获了当地男性国王的“临幸”,乃至有了“王后的情敌”的称号。当然,他肯定更喜欢女人。他在罗马与许多知名贵妇有染,在外省也非常放纵。据说,元老院中三分之一的议员妻子都曾与恺撒私通,就连他手下副将的妻子也不放过。就连他的士兵都敢在他的凯旋式上开玩笑地唱到:“快藏起你们的娇妻啊,罗马人,因为我们领来了秃头的淫棍。”更夸张的是,有官员居然还想起草一份法案,以便让恺撒可以无视公序良俗,想娶谁作老婆以及娶几个老婆都行。恺撒的生活作风如此成问题,难怪有人会恶毒地说他是“所有男人的女人和所有女人的男人”。

仁慈可能与史上的大多数强人都不沾边,但却是恺撒的天性。对于那些和曾和他为敌的政客或文人,只要他们愿意捐弃前嫌,恺撒就会真诚地给他们写信问候,或是热情地请他们来家中吃饭,甚至有个得罪过恺撒的人还被他推举为执政官。而对于一些无足轻重小人物,恺撒也时常怀有怜恤之心。恺撒先前受苏拉迫害东躲西藏的时候,有个苏拉的手下总是围追堵截他,但恺撒得势后也没和他计较。在与庞培的决战中,他心痛于无谓的流血牺牲,于是呼吁他的每个士兵都去拯救一名自己想要救的敌人。恺撒晚年时候,仁慈之心更加泛滥,他甚至宽恕了那些顽固的逃亡贵族,允许他们重回罗马担任要职。然而,如此可贵的品质却成了恺撒的祸根,那些被他宽宥的人最终对他拔刀相向。

公元前44年,已是终身独裁官的恺撒在元老院议事时,遭到叛徒围攻,身中23刀,倒在了血泊之中。恺撒死后,他的部将与养子打着为其报仇的名号结成新的同盟,再次拉开了内战的帷幕,最终屋大维胜出,成为罗马帝国的第一位皇帝(公元前27年1月16日的罗马),开启了新的时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