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里宁格勒飞地“这把火”

立陶宛认为自己能将俄罗斯玩弄于股掌之间,却不知兹事体大,可能引发难以估量的灾难性后果。

俄罗斯与立陶宛最近又添新恶。立陶宛宣布,从6月18日零时起对俄罗斯过境立陶宛运往俄飞地加里宁格勒州的物资进行检查,钢铁、高科技等属于欧盟制裁范围内物资将禁止运输。一石激进千层浪,俄罗斯对此强烈谴责,并威胁进行报复,而欧盟为立陶宛站台,美国则放言,其对立陶宛的安全承诺坚如磐石。一时间,形势极为紧张。

加里宁格勒州面积1.51万平方公里,人口约100万,其首府为同名城市加里宁格勒市,原名柯尼斯堡,曾是普鲁士时期的加冕城市。这一地区夹在立陶宛与波兰之间,经立陶宛、白俄罗斯与俄罗斯本土相连,距俄本土600公里,距莫斯科1300公里,而距柏林500公里,距华沙只有400公里,是俄最西部的一个州。

加里宁格勒二战前属德国,二战后根据《波茨坦协定》划归苏联。苏联时期,因为立陶宛和白俄罗斯均属于苏联,所以加里宁格勒还算不上飞地。苏联解体后,加里宁格勒成为真正的飞地。白俄罗斯是俄盟友,立陶宛则是欧盟和北约成员国,加里宁格勒与俄罗斯本土的连结成为问题。2002年,即在立陶宛和波兰2004年加入欧盟之前,俄罗斯与欧盟达成协议,保证了俄本土与加里宁格勒的连结。

加里宁格勒是俄罗斯最为繁荣的地区之一,工业发达,冷战时期是苏联的战略要地,拥有全年不冻港,1950年苏联将其波罗的海舰队总部设在该地。现在该地仍是俄工业和军事重镇,是一个高度军事化的地区,部署有“伊斯坎德尔”导弹,该型导弹既可携带常规弹头,也可携带核弹头。7月5日,北约30个成员国的代表签署了芬兰、瑞典加入北约的议定书,在此背景下,加里宁格勒对俄罗斯的重要性更加凸显出来,是俄在波罗的海名副其实“不沉的航空母舰”。

加里宁格勒所需民用物资,如石油、焦炭和煤等,绝大部分都是通过铁路由俄本土经白俄罗斯和立陶宛送达,每月开行约100趟列车。由于欧盟对俄制裁是分阶段实施的,所以立陶宛当前禁运的主要是钢铁及金属和高科技产品。从7月10日开始,禁运范围将扩大到水泥和酒精等物资,8月10日扩大到煤,12月5日则扩大到石油产品。这些禁运措施一旦全部实施,从俄本土运往加里宁格勒约50%的物资将受到影响。目前看,人员往来及禁运范围之外的其他物资尚未受影响。

出于历史和地理等方面的原因,立陶宛极为仇视俄罗斯,为此积极贴靠美国和北约,长期大力推动欧盟和北约推行遏俄、反俄政策。本轮俄乌冲突爆发后,立陶宛在支持乌克兰、制裁俄罗斯问题上是最为积极的国家之一,甚至多次指责法、德两国对俄绥靖。此次突然宣布对加里宁格勒禁运,可看作是立陶宛长期仇俄心态的反映。

从多方透露的信息分析,立陶宛此次宣布禁运,极可能是独自作出,并未征得欧盟同意。立陶宛的理由是,由于欧盟对俄罗斯实施了制裁,禁止欧盟国家进口俄部分产品,那么根据这一制裁规定,就可以对经过立陶宛领土运输的物资实施检查和禁运。

实际上,立陶宛这一理由极为牵强,因为其限制的是俄罗斯两个地区之间的物流。那么,立陶宛为何在理由不充分,又可能引发新的危机的情况下,仍执意采取这一行动呢?其背后当然有诸多盘算。

一是羞辱俄罗斯。俄乌冲突自2月下旬爆发以来,俄虽在初期遭受一些挫折,但到目前为止采取的行动进展相对顺利。而且,西方实施的多轮制裁并未达到其希望看到的效果,俄货币卢布币值稳定,经济至少目前看来并未遭受重大损失。相反,欧洲通货膨胀严重,特别是立陶宛等积极反俄的波罗的海三国,通货膨胀率更是高达两位数,民生困难,经济极可能陷入滞胀的不利局面。两两对比,立陶宛更为焦虑,其决定对加里宁格勒禁运这种打擦边球的行动,即使不能起到严重打击俄罗斯的效果,也可以凸显其存在,并希望看到俄罗斯面对此展现出无力感。

二是希望引发加里宁格勒的混乱。加里宁格勒虽然与俄本土距离遥远,但一直忠于俄罗斯。立陶宛对于旁边的这块俄罗斯飞地一直如鲠在喉,但却无可奈何。俄乌冲突以来,西方与俄彻底撕破脸,这是立陶宛希望看到的。现在立陶宛打着欧盟的旗号,决定对加里宁格勒实施禁运,意在让俄感受到“战争的后果”,最好是能引发加里宁格勒对俄的不满情绪。的确,在立宣布禁运措施后,加里宁格勒随即发生了恐慌性抢购。

三是拖欧盟和北约下水。俄乌冲突爆发以来,立陶宛等一贯反俄国家积极推动欧盟和北约采取强硬措施,但其对当前状况并不满意,认为欧盟和北约的反应不够强硬。立陶宛采取单边禁运措施,希望借此刺激俄罗斯,进而推动欧盟-俄罗斯及北约-俄罗斯加强对抗。

当然,对于俄罗斯的可能反应,立陶宛并非全然不顾,应该也作了充分的估算。俄罗斯在乌克兰陷入僵持局面,很难抽出精力和资源“开辟第二战场”,加上立陶宛是北约成员国,因此其可能认为俄罗斯即使不满,也没有办法,只能吞下苦果。

立陶宛认为自己能将俄罗斯玩弄于股掌之间,却不知兹事体大,可能引发难以估量的灾难性后果。

俄罗斯历史上就对领土极为看重,加里宁格勒是飞地,对俄工业及军事、战略上又极为重要,更增加了其高度敏感性。可以说,立陶宛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刺激了俄罗斯,这从俄后续反应就可看出。

事件发生后,俄将之视为“敌对”和非法行为,并召见了立陶宛驻俄代办及欧盟驻俄代表团团长,声称将采取“实质性”行动,让立陶宛“在不久的将来面临严重后果”。俄并未声明将采取何种实质性行动,但西方媒体已经开始讨论所谓苏瓦乌基走廊,即连接立陶宛与波兰的狭长地带,揣测俄有无可能占领这一走廊,从而切断波罗的海三国与欧盟其他国家的唯一陆上通道。如果真如西方媒体所预测的,形势发展到这一步,那就意味着俄与北约之间全面战争的爆发,战争的后果无法想象。

正因为可能引发严重后果,欧盟迄今采取了较为谨慎的态度,呼吁克制和外交解决争端。欧盟虽在公开场合为立陶宛站台,但并未予以积极支持,反而私下里对立陶宛多有抱怨,认为其采取单边行动,将欧盟整体拖入不必要的对抗和风险之中,却指望得到欧盟其他国家的支持。

有欧盟官员称:“我们必须面对现实,莫斯科比我们更有影响力,找到一个妥协的办法符合欧盟的利益,即使最终的结果可能是不公平的。”人们注意到,尽管立陶宛提出了要求,但6月23~24日的欧盟峰会并未给予立明确支持。德国总理朔尔茨更是一再要求立取消对俄过境运输的限制措施,称欧盟对俄制裁并不适用于俄两个地区之间的货物往来。

俄新社7月5日报道,加里宁格勒州州长阿里汉诺夫表示,如果欧盟在7月10日前未就俄罗斯过境向加里宁格勒州运输物资问题提出解决方案,该州将建议俄罗斯国家领导层采取回应措施。路透社6月29日援引两名消息人士的话称,立陶宛与俄罗斯围绕加里宁格勒州过境运输的争端有望在未来数天内得到解决。

未来局势将如何发展?目前看来,欧盟与俄罗斯可能会达成妥协,加里宁格勒“这把火”可能暂时烧不起来。但这一事件再次表明,在西方与俄高度对抗的背景下,一些小国或为迎合美国,或自恃背后有人撑腰,有采取鲁莽单边行动的较强冲动,因此,欧洲未来形势仍风险极大。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