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边后卫!从马塞洛看边后卫半个世纪的进化史

皇马同拜仁的欧冠1/4决赛次回合比赛,争议和误判注定将成为后人议论的焦点,不过皇马左后卫马塞洛在加时赛上演的一通中路突袭却赢得一片喝彩,尽管他送上助攻时C罗已经越位,但也不应该抹杀巴西人在这次进攻中起到的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在本赛季西甲第二回合世纪德比中,也正是马塞洛的插上传中帮助J罗完成破门。

世纪之交,92班的天才崛起让曼联称霸英伦,彼时的曼联主力右后卫内维尔光芒远不如贝克汉姆、吉格斯、斯科尔斯等人闪耀,不过这位被称为足球天赋为零的球员,却凭借着勤勉的跑动能力和防守预判成为曼联右路防线的一道闸口。

尽管内维尔的边路传中也算一绝,不过如果放在今天的英超赛场他恐怕很难适应现代足球对于边后卫的要求。现代足球对于边后卫进攻能力的要求越来越高,如今英超争冠的两支球队切尔西和热刺就是其中的代表。

在去年9月24日客场0-3惨败阿森纳后,孔蒂做出了一个改变英超格局的调整,将阵型从4后卫变为他在尤文、意大利国家队执教时就使用的3后卫,就此切尔西开启了一段13连胜的征程,领跑积分榜至今,摩西、马尔科-阿隆索两位被视为短板的球员,在新位置上如鱼得水。切尔西的主要竞争对手热刺在本赛季也曾在超过10场比赛中启用3后卫阵型,两个边后卫则是身体素质劲爆、冲击力更强的凯尔-沃克和丹尼-罗斯,这两人也在过往的职业生涯中经常被诟病防守能力,而在热刺效力时期,攻强于守的贝尔更是一步步被从边后卫改造为边翼卫、边锋、二前锋。

事实上,摩西、阿隆索也好,沃克、罗斯也好,球员本身的能力并不会在短时间内得到提升,不过他们被教练赋予的职责却有了变化。位置上,他们由4后卫阵型中防守为主的边后卫(Fullback)变为3后卫中更加强调进攻插上能力的边翼卫(Wingback),这也让他们能够扬长避短,发挥各自的优势,而在防守端往往有承担脏活任务的防守型后腰为他们补位,在切尔西承担这一职责的是坎特和马蒂奇,在热刺则是登贝莱或万亚马。

如果切尔西能够最终捧得英超冠军,那么他们将成为50年来第一支使用3后卫夺得英格兰顶级联赛冠军的队伍。上一次有3后卫球队夺冠还要追溯到1962-63赛季哈里-卡特里克(Harry Catterick)率领的埃弗顿,当时英格兰足坛正风靡W-M阵型(3-2-2-3),埃弗顿阵中由布莱恩-拉博恩担任拖后中卫,麦根(Mick Meagan)和帕克(Alex Parker)或汤普森(George Thomson)担任两个边后卫。此后比尔-香克利和唐-里维这样更加严谨、偏重防守的教练在中后卫身前放置一名位置靠后的中场防守球员,到了1966-67赛季,保守派的代表巴斯比也在曼联掀起了改革,将阵型变为4-2-4,让诺比-斯蒂尔斯(Nobby Stiles )同比尔-福克斯(Bill Foulkes)组成四后卫中的双中卫组合,就此奠定4后卫阵型的基础。

1994年世界杯后,名帅杰克-查尔顿(Jack Charlton)曾指出边后卫是战术角度最重要的位置,边后卫的进化史事实上也正是过往50年间足球战术的演变史。

从19世纪70年代到1925年,几乎所有的队伍都使用2-3-5阵型,不过随着越位规则的改变(从进攻球员需要比三个防守队员更远离球门,到只需要比两名防守球员更远离球门),这让采用2后卫阵型的球队更容易被对手利用规则反越位成功。变革随之而来,阿森纳时任主帅查普曼(Herbert Chapman)将一名中场球员后置,形成了3-2-2-3也就是W-M阵型,这让他们统治了整个30年代,而W-M阵型也在英国足坛流行了长达30年之久。

W-M阵型的风潮也席卷了全球,先是欧洲再是南美,匈牙利教练多利-科尔什纳(Dori Kurschner)将它带到了巴西,他在1937年被任命为弗拉门戈的主帅。科尔什纳的助教科斯塔(Flavio Costa)利用前者不会说葡萄牙语的劣势成功将其架空并在第二年取而代之,尽管科斯塔对于W-M阵型嗤之以鼻,但也从中看到了潜力,并在改良之下创造了所谓“对角线”阵型,将左内锋位置前移更多参与进攻,右内锋拉后更多参与防守。这也让阵型看上去更近乎于4-2-4,到了50年代中期,W-M阵型已经完全被4-2-4取代。匈牙利就曾经凭借4-2-4阵型独步世界足坛,不过他们更倾向于让中锋后撤而让内锋压上进攻,此外边翼卫(wing-halves)更加靠后成为中卫,匈牙利教练古特曼(Bela Guttmann)整个执教生涯都在致力于发展4-2-4,不过直到他1955年执教圣保罗时才收获成功。

在巴西,区域防守与阵型演变息息相关,在此前球员在防守中基本都是盯人防守,左后卫盯防对面的右边锋,右边前卫盯防对方的左边前卫,不过泽泽-莫雷拉(Zeze Moreira)却让区域防守开始流行,球员可以离开他们的固定位置,他的队友会帮助协防,这也让球员在场上的位置和活动区域更加灵活。

1958年巴西使用的就是4-2-4区域防守阵型,绝大多数球迷记住的都是当时17岁年少英雄的贝利,却很少有人记得巴西的全新打法。巴西当时以两名中后卫作为清道夫,两名边后卫被赋予了全功全守的指责,这为桑巴军团的进攻增加了纵深,左后卫尼尔顿-桑托斯(Nilton Santos)更被誉为足坛第一个进攻型边后卫(attacking full-back)。在西语和葡语中full-back被“lateral”一词代替,而这个词的本身意思只是边路球员而非专职防守球员。

1958年世界杯对于英格兰足球的影响要大于之前任何一届,一方面因为距离近,更多的教练和记者可以前往瑞典观赛;另一方面1953年、1954年两次不敌匈牙利,让自诩为现代足球鼻祖的英格兰足球多了一层对于自己的审视。

四后卫的流行对于英国足球对于进攻的概念有很大影响,彼时的英国足坛除了查普曼率领的阿森纳这样的少数派外,大多数都推崇使用边锋,或许是因为英格兰的球场在11月到3月间会变得泥泞不堪,相对草皮情况最坚实的边路就成为最能发挥球员技术的地方。

如果两支采用W-M阵型的球队对阵,当进攻方从左路发起进攻时,将吸引对手的右后卫,同样防守方中卫的注意力也将被进攻方中锋吸引,这时左后卫必然会向中路靠拢保护,而进攻方的右边锋将处于真空状态。如果进攻方能及时将球转移到右边锋这一侧,即使防守方的左后卫能及时归位,也势必已经给了对手右边锋提速的时间和空间,一个提起速度的边锋要突破一名后卫总比两人都站定时要容易得多。然而如果是4后卫的话,另一名中后卫就可以完成上述的保护工作,另一侧的边后卫依然可以只盯防对手的边锋即可。

此后,边锋开始逐渐与斯坦利-马修斯(Stanley Matthews)时代区分开来,伊普斯維奇主帅拉姆塞(Alf Ramsey)更是让莱德比特(Jimmy Leadbetter)回撤到终场位置并让后者取得成功,拉姆塞执教英格兰国家队时更是让两边的边锋都回撤到中场位置更加平衡。

边锋位置职责的改变也加速了边后卫的进化进程,由于边锋回撤,边后卫面临的防守压力减轻,这也让他们可以位置前提。20世纪60年代诞生了一批伟大的左边后卫,不只是尼尔顿-桑托斯,还包括阿根廷的马佐里尼(Silvio Marzolini)、意大利的法切蒂(Giacinto Facchetti)以及英格兰的雷-威尔逊(Ray Wilson)。

当边锋回撤到中场位置后,边后卫更加趋向于进攻职责,这时产生了一个问题。既然已经不需要盯防对手边锋,那么为何守着后卫位置呢,干脆也到中场位置和对手直接硬碰硬算了。

于是在80年代,边翼卫(wing-back)诞生了。希罗-布拉泽维奇(Ciro Blazevic)、瑟普-皮昂特克(Sepp Piontek)、卡洛斯-比拉尔多(Carlos Bilardo)都声称自己是最早相处边翼卫概念的人。将一名边后卫转变为中场不仅仅只是加强了边路的进攻威胁,边翼卫能够同时承担4-4-2阵型中边后卫和边前卫的工作,这能让主帅一左一右多出2名球员可以部署,大多数教练会在后防线和中场各部署一人,形成3-5-2阵型,正是这一阵型让以马拉多纳为核心的阿根廷赢得了1986年世界杯。

固步自封的英格兰人直到1990年世界杯才使用了3后卫阵型,不过与一般使用边翼卫的3-5-2阵型不同,英格兰人坚持使用传统的边后卫而非边翼卫,这让他们的阵型看上去更像5-3-2,当然保罗-帕克和斯图尔特-皮尔斯都是有向前能力的。

到了90年代后期,3后卫逐渐被单前锋阵型取代。4-2-3-1和4-3-3的盛行让边翼卫回归了边后卫位置,因为会有创造力、技术能力更强的球员在边前卫位置,不过即便如此,边后卫依然承担了比过往更多的进攻职责。

过去10多年间,逆足边路球员盛行,比如惯用脚为左脚的罗本会出现在右路,在他习惯性内切时,会把身后的边路空挡留给插上的边后卫,这又让防守方的边后卫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是盯防可以弧线球打门的逆足边锋还是套边插上准备传中的边后卫,这是个抉择问题。巴萨的梅西-阿尔维斯组合就是令防守球员头疼的最佳例子。

西布朗的教练托尼-普利斯经常在后防线名中后卫,而在上赛季夺得英超冠军时,莱斯特城的两名边后卫辛普森和富克斯很少会冒险插上进攻,两人更多是靠长传发动进攻,很少离开本方半场,不过在现代足球中这只是个案,绝大多数的边后卫都需要更多参与进攻。

2016年欧洲杯对阵西班牙时,意大利主帅孔蒂让德西利奥和佛罗伦齐担任边翼卫大举进攻,这让他的3-5-2看上去更像3-3-4,本赛季瓜迪奥拉也经常让斯特林和萨内或是诺利托担当边翼卫,尽管这让蓝月亮的防线显得摇摇欲坠。

现代足球中的边后卫进攻能力是如此之强,以至于推翻了90年代认为5后卫进攻强于4后卫的理论,今天人们相信4后卫在进攻时比3后卫威力更大。

利物浦的克莱因和米尔纳,热刺的罗斯和沃克实际上都是行使中场球员指责的边后卫,这也是本赛季英超联赛场均进球创造纪录的原因之一。

切尔西的摩西和阿隆索算得上效率最高的一对边翼卫组合,阿隆索已经在联赛中贡献了5粒进球和2次助攻,摩西同样有3球3助攻的抢眼数据,他们的存在激活了上赛季表现低迷的阿扎尔和佩德罗,这两位专职攻击手可以不必守在在边路接球,而集中攻击对手的中路。

阿隆索、摩西这样的后防球员更像是边翼卫(wing-backs)而不是传统的边后卫(full-backs),事实上“back”这个词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们如今的定位。今天的沃克和马尔科-阿隆索已经和60年代埃弗顿的麦根、帕克是完全不同的边后卫了。

1965年的足总杯决赛,比尔-香克利执教的利物浦和唐-里维带领的利兹联踢出了一场史诗级乏味的比赛,英国媒体《镜报》的专栏作家彼得-威尔森曾发文呵斥道:“如果这是足球的未来,那我宁愿足球没有未来。”不过也正是香克利和里维掀起了3后卫到4后卫的改革,这场专家口中杀死足球未来的比赛恰恰创造了足球的未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